論語二十篇目錄

學而篇 為政篇 八佾篇 里仁篇 公冶長篇 雍也篇 述而篇 泰伯篇 子罕篇 鄉黨篇 先進篇 顏淵篇 子路篇 憲問篇 衛靈公篇 季氏篇 陽貨篇 微子篇 子張篇 堯曰篇

熱門搜索詞:論語七則論語六則論語三則論語下載論語雜談論語注音版論語節選
論語網 > 論語二十篇 > 先進篇 >

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華侍坐。子曰:“以吾一日長乎爾,毋吾以也。居則曰:‘不吾知也!’如或知爾,則何以哉?”子路率爾而對曰:“千乘之國,攝乎大國之間,加之以師旅,因之以饑饉;由也為之,比及三年,可使有勇,且知方也?!狈蜃舆又??!扒?爾何如?”對曰:“方六七十,如五六十,求也為之,比及三年,可使足民。如其禮樂,以俟君子?!薄俺?爾何如?”對曰:“非 曰能之,愿學焉。宗廟之事,如會同,端章甫,愿為小相焉?!薄包c!爾何如?”鼓瑟希,鏗爾,舍瑟而作,對曰:“異乎三子者之撰?!弊釉唬骸昂蝹?亦各言其志也?!痹唬骸澳赫?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風乎舞雩,詠而歸?!狈蜃余叭粐@曰:“吾與點也!”三子者出,曾皙后。曾皙曰:“夫三子者之言何如?”子曰:“亦各言其志也已矣?!痹唬骸胺蜃雍芜佑梢?”曰:“為國以禮,其言不讓,是故哂之?!薄拔ㄇ髣t非邦也與?”“安見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?”“唯赤則非邦也與?”“宗廟會同,非諸侯而何?赤也為之小,孰能為之大?”

時間:2021-12-31 23:03:14 編輯:論語網
論語·先進篇第二十六章

  【原文】

  子路、曾皙[1]、冉有、公西華侍坐。子曰:“以吾一日長乎爾,毋吾以也[2]。居[3]則曰:‘不吾知也!’如或知爾,則何以哉[4]?”子路率爾[5]而對曰:“千乘之國,攝[6]乎大國之間,加之以師旅,因之以饑饉,由也為之,比及[7]三年,可使有勇,且知方也(8)。”夫子哂(9)之。“求,爾何如?”對曰:“方六七十(10),如(11)五六十,求也為之,比及三年,可使足民。如其禮樂,以俟君子。”“赤,爾何如?”對曰:“非曰能之,愿學焉。宗廟之事(12),如會同(13),端章甫(14),愿為小相(15)焉。”“點,爾何如?”鼓瑟希(16),鏗爾,舍瑟而作(17),對曰:“異乎三子者之撰。”子曰:“何傷乎?亦各言其志也。”曰:“莫(18)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(19)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(20),風乎舞雩(21),詠而歸。”夫子喟然嘆曰:“吾與點也!”三子者出,曾皙后。曾皙曰:“夫三子者之言何如?”子曰:“亦各言其志也已矣。”曰:“夫子何哂由也?”曰:“為國以禮。其言不讓,是故哂之。”唯(22)求則非邦也與?”“安見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?”“唯赤則非邦也與?”“宗廟會同,非諸侯而何?赤也為之小,孰能為之大?”

  【注釋】

  [1]曾皙:名點,字子皙,曾參的父親,也是孔子的學生。

  [2]以吾一日長乎爾,毋以也:雖然我比你們的年齡稍長一些,而不敢說話。

  [3]居:平日。

  [4]則何以哉:何以,即何以為用。

  [5]率爾:輕率、急切。

  [6]攝:迫于、夾于。

  [7]比及:比,音bì。等到。

  (8)方:方向。

  (9)哂:音shěn,譏諷地微笑。

  (10)方六七十:縱橫各六七十里。

  (11)如:或者。

  (12)宗廟之事:指祭祀之事。

  (13)會同:諸侯會見。

  (14)瑞章甫:端,古代禮服的名稱。章甫,古代禮帽的名稱。

  (15)相:贊禮人,司儀。

  (16)希:同“稀”,指彈瑟的速度放慢,節奏逐漸稀疏。

  (17)作:站起來。

  (18)莫:同“暮”。

  (19)冠者:成年人。古代子弟到20歲時行冠禮,表示已經成年。

  (20)浴乎沂:沂,水名,發源于山東南部,流經江蘇北部入海。在水邊洗頭面手足。

  (21)舞雩:雩,音yú。地名,原是祭天求雨的地方,在今山東曲阜。

  (22)唯:語首詞,沒有什么意義。

  【譯文】

  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華四個人陪孔子坐著??鬃诱f:“我年齡比你們大一些,不要因為我年長而不敢說。你們平時總說:‘沒有人了解我呀!’假如有人了解你們,那你們要怎樣去做呢?”子路趕忙回答:“一個擁有一千輛兵車的國家,夾在大國中間,常常受到別的國家侵犯,加上國內又鬧饑荒,讓我去治理,只要三年,就可以使人們勇敢善戰,而且懂得禮儀。”孔子聽了,微微一笑??鬃佑謫枺?ldquo;冉求,你怎么樣呢?”冉求答道:國土有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見方的國家,讓我去治理,三年以后,就可以使百姓飽暖。至于這個國家的禮樂教化,就要等君子來施行了。”孔子又問:“公西赤,你怎么樣?”公西赤答道:“我不敢說能做到,而是愿意學習。在宗廟祭祀的活動中,或者在同別國的盟會中,我愿意穿著禮服,戴著禮帽,做一個小小的贊禮人。”孔子又問:“曾點,你怎么樣呢?”這時曾點彈瑟的聲音逐漸放慢,接著“鏗”的一聲,離開瑟站起來,回答說:“我想的和他們三位說的不一樣。”孔子說:“那有什么關系呢?也就是各人講自己的志向而已。”曾皙說:“暮春三月,已經穿上了春天的衣服,我和五六位成年人,六七個少年,去沂河里洗洗澡,在舞雩臺上吹吹風,一路唱著歌走回來。”孔子長嘆一聲說:“我是贊成曾皙的想法的。”子路、冉有、公西華三個人的都出去了,曾皙后走。他問孔子說:“他們三人的話怎么樣?”孔子說:“也就是各自談談自己的志向罷了。”曾皙說:“夫子為什么要笑仲由呢?”孔子說:“治理國家要講禮讓,可是他說話一點也不謙讓,所以我笑他。”曾皙又問:“那么是不是冉求講的不是治理國家呢?”孔子說:“哪里見得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見方的地方就不是國家呢?”曾皙又問:”公西赤講的不是治理國家嗎?”孔子說:“宗廟祭祀和諸侯會盟,這不是諸侯的事又是什么?像赤這樣的人如果只能做一個小相,那誰又能做大相呢?”

  【評析】

  孔子認為,前三個人的治國方法,都沒有談到根本上。他之所以只贊賞曾點的主張,就似因為曾點用形象的方法描繪了禮樂之治下的景象,體現了“仁”和“禮”的治國原則,這就談到了根本點上。這一章,孔子和他的學生們自述其政治上的抱負,從中可以看出孔子的政治理想。

查看《論語全文
論語其他章節
論語網 - 論語名著閱讀平臺
免费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