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語二十篇目錄

學而篇 為政篇 八佾篇 里仁篇 公冶長篇 雍也篇 述而篇 泰伯篇 子罕篇 鄉黨篇 先進篇 顏淵篇 子路篇 憲問篇 衛靈公篇 季氏篇 陽貨篇 微子篇 子張篇 堯曰篇

熱門搜索詞:論語七則論語六則論語三則論語下載論語雜談論語注音版論語節選
論語網 > 論語二十篇 > 顏淵篇 >

棘子成曰:“君子質而已矣,何以文為?”子貢曰:“惜乎,夫子之說君子也!駟不及舌。文猶質也,質猶文也?;⒈A猶犬羊之鞟?!?/h1>
時間:2021-12-31 22:57:42 編輯:論語網
論語·顏淵篇第八章

  【原文】

  棘子成[1]曰:“君子質而已矣,何以文為?”子貢曰:“惜乎夫子之說君子也!駟不及舌[2]。文猶質也,質猶文也,虎豹之鞟[3]猶犬羊之鞟。”

  【注釋】

  [1]棘子成:衛國大夫。古代大夫都可以被尊稱為夫子,所以子貢這樣稱呼他。

  [2]駟不及舌:指話一說出口,就收不回來了。駟,拉一輛車的四匹馬。

  [3]鞟:音kuò,去掉毛的皮,即革。

  【譯文】

  棘子成說:“君子只要具有好的品質就行了,要那些表面的儀式干什么呢?”子貢說:“真遺憾,夫子您這樣談論君子。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。本質就像文采,文采就像本質,都是同等重要的。去掉了毛的虎、豹皮,就如同去掉了毛的犬、羊皮一樣。”

  【評析】

  這里是講表里一致的問題。棘子成認為作為君子只要有好的品質就可以了,不須外表的文采。但子貢反對這種說法。他的意思是,良好的本質應當有適當的表現形式,否則,本質再好,也無法顯現出來。

查看《論語全文
論語其他章節
論語網 - 論語名著閱讀平臺
免费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视频